近十年我的巅峰体验

一个人如果回忆他的幸福时光,那么,一定他当前很渴望。近一两年,过得很挫折,如果说头一年多是因为技能性因素(技术、业务、管理的不熟),那么这半年,主要是情绪性因素,信心、动力不足。这么说吧,我只发挥了我的潜力的60%,也就是说,半年中有三个月是在浪费生命。

我这人,每天反省思考已经成了一种习惯。所以我的生活状态最差,也就是平淡,因为情绪最低谷时我一定会觉察到,然后寻求改变,比如健身、河边散步。

巅峰体验,是一个心理学名词,简单的解释,就是极度的快乐、幸福,觉得生活特美好。人有三种方式可以达到巅峰体验:食欲、性欲和创造欲(大学时研究过两年的心理学,看了20来本书)。前两者大家自己体会吧,第三种,可能很多人小时候体会过,比如自己做了一个小电风扇,刻了一个木头人,极具成就感。长大后,我们还记得多少?

就说我吧,如果从十年的第一年算起,就是2000年,那是上大二。我就记流水账了。

2000年春,大二下学期 对无机化学突然开窍了,整天抱着《中国无机化学丛书》读,无论是在开运动会还是湖边休息。这可是医学界的本草纲目,很深,但很有趣,那时候对分子杂化轨道理论、离子能等深入骨髓地研究。如果一直那样下去,我可以很自信的说,我绝对是一位一流的化学家。后来,竟然发现我的导师是那套丛书的副主编。

2001年夏,大四前的暑假 那段时间开始准备考研,我们三个考研的哥们搬到校外,租了一个8平米的黑房间(90块一月),只能放一张床,另外一位在地下睡草席。那两个月,我们每天晚上10点多从教室出来,然后轮班洗澡。当时洗澡是打一桶冷水,然后拿一个杯子给身上浇。洗完澡后,我们一起复习英语单词,相互交流心得,学到晚上一两点。那位考兰州大学第二名的哥们最猛,早上五点多起来背单词,要知道,他那个暑假拿到英语六级通知,28分,考研英语72分。我那段时间熟记了近4000单词,自学完了《量子化学》。

最后我们三位都考上了自己报考的院校,并且都是年级前几名。唯一的遗憾是我当时没有报考北大,因为北大和南开的专业课难度差不多,而我当时超出南开分数线近60分。

但现在想,进了北大又能怎样?因为我不想搞化学研究。

2005年寒假 开发南开BT联盟,第一次真正体会到编程的极度快感。当时是吃了写,累了睡。我记得当时女朋友叫我看春节联欢晚会,我一起身,发现到了晚上23点半了。那段时间经常是晚上3点睡,早上10点醒,醒了就爬到电脑前写代码,写到下午累了,就躺在床上睡,睡醒了接着写,直到深夜。当时把BT解码器一周就写出来了,一个月写了三万行代码,最重要的,开学后就在校园网内发布了,当时在校园的火热程度就如现在的迅雷,学校有电脑的没人不知。

2006春到2007夏  当时在公司项目组做技术支持,项目组的技术攻关都包给我,当时项目组30多人。那段时间,潜心研究技术,比如Java虚拟机、Tomcat源码。当然了,领导也都非常认可我的贡献,年底部门发给我一个技术创新奖。我的技术也是从那一两年开始有一个质的飞跃。

说说我经历的一件小事吧。那两年我每天骑车上下班,有一次下班后,我骑车中途去大连理工西门食堂吃饭,第二天早上上班,我去家楼下停车场找车,怎么都找不着,难道被偷了?突然,我想起来了:可能昨天傍晚吃玩饭后忘在理工西门了。要知道,西门离家要走20分钟,我一点都记不起来。因为那几周,吃饭、走路、上厕所都在思考:如何利用Java和Hibernate的弱类型语言特性开发一个Web一站式框架。

其实,上面这种事情在学校那几年经常发生,比如到第二天早上要吃绿豆饼,发现昨晚在小卖部买完,付钱后就走了。

2008年5到8月 这段时间应该说叫快乐,不叫巅峰体验那几个月离职在家呆了三个月,很享受。买了几十本和工商管理相关的书(当然真正看完的不多),看完了几十个小时的《赢在中国》,听了好几门相关课程的mp3,也算是跨出了从技术往商业的第一步。老妈总是说干嘛不上班了,一个月可以顶全家辛苦一年的收入。

再往下面写,就是2009年5/6月,那时候对Flex技术突然顿悟了,开发一个复杂模块也超级快,业务框架重构了一次又一次。遗憾的是,在小企业,往往把生存放在第一位,太专注于技术,也许是一种自我毁灭。我对技术的热爱,目前也只能通过项目组其他人来实现。

专注和投入是一种幸福,赋予给我们这个IT思考型职业的幸福。所以,在我建设IT团队时,都会尽力创造一种独立安静的环境,并且专人做专事,就是想唤醒或是保持Ta们的创造欲,因为我知道,一旦这种创造欲被激发出来,一个人就会有几个人的产出。每次我处于创造巅峰状态时,一个月在技术上的提高,可以顶上大半年。想想,一个人一天的思考时间是12小时,思考深度是10,比起一个思考时间是2小时,思考深度是3的人相比,是120/6的20倍差别。虽然我们一天工作8小时,但思考的时间往往只有不到两小时,经常被打扰,而前者,思维往往是爆炸性展开,极具穿透性。有个同行提出了暗时间,和我想到一块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IT这行,工作三年下来,技术该起来就起来了,没起来这辈子恐怕就没指望了,因为三年都没兴趣或是兴趣被磨灭,是不太可能再回来。另外外一个因素是,因为前三年混得不好,下一次找工作,机会就不多(自信、热情,这是技术人才最重要的条件)。大多数10年技术经验的,都是前3年积累,后7年循环。

真正能带给人持久的快乐的,对于我,肯定不是名和利。有段时间我比较向往别墅和豪华车,现在欲望收敛了,因为这些代表身份的东西,往往反映出当事人对别人尊重的渴望。我现在也明白,为什么读书时,校园里那些教授、院士都骑着生锈的自行车上班。

我还是喜欢简单生活,一个甜美的睡眠,往往会让我有种莫名的幸福。在成都,不知道有多少人沿着府河走一圈。我走过,走后,你就会喜欢上成都(从新南门到猛追湾到北大桥那约8公里的风景很美)。

写到这里,似乎又扯远了。

这几个月,工作很没劲,一周只有三天不到在有效干活。现在想修养一段时间,冷静下来,专门反省、总结一下这两年的经历,也深入研究一下管理,如企业文化、激励、沟通、决策等。

08年5月离职,到现在,整整两年。如果我是一个安分的人,早就有车有房了。

不过,我依然坚信自己的选择,因为我现在更自信,更独立了;我坚持了自我。

我只在想,我的下一次巅峰体验在哪里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